乙女游戏 乙女游戏全年龄

7月24日,是安安的“未婚夫”查理苏的生日。 她起了个大早,先是为他连发了五条朋友圈祝…


7月24日,是安安的“未婚夫”查理苏的生日。
她起了个大早,先是为他连发了五条朋友圈祝贺生日快乐,第二天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附近所有的肯德基,为“未婚夫”收集最新的庆生明信片。到了夜晚,在埃及尼罗河畔的酒店里,穿着深V镂空西装的“未婚夫”早已等候多时。随后,便是“两道影子支起又落下,子夜的交界模糊了起来”……
这听起来很像是常见的都市言情戏码,但同时也是现实。
令人没想到的是,安安今年15岁,还在上海的一所学校念初中;而她的“未婚夫”查理苏,是世界四大财阀之一、NOVATEN药业集团唯一继承人,是职业烧伤科整形医生,更是乙女游戏《光与夜之恋》中的一个纸片人。
所谓乙女游戏,就是一类女性向的恋爱模拟游戏,玩家可以扮演主角去攻略多个游戏中的男性角色。前几年风靡一时的《恋与制作人》可以说是最成功,也是率先打开市场的一部国产作品。随后,腾讯、米哈游等大厂也纷纷入局推出了《光与夜之恋》、《未定事件簿》等游戏,拥有了大批的拥泵。
由于故事玩法与画面尺度的特殊性,年龄分级往往会成为较为敏感争议的话题。《未定事件簿》分级是16+,《光与夜之恋》也在去年8月升级为了18+。成年玩家们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“上尺度”而奔走欢庆,却忽略了未成年这部分最具想象力与好奇心的群体。
15岁的安安告诉锌财经,她用的是自己妈妈的身份证登陆,父母也没有多问,并且除了注册界面的验证提示以外,游戏内部并没有任何相关的提示与验证。
并且未成年玩家并不止她一个人,“同学朋友里喜欢夏鸣星、陆沉的比较多”,“但我不是陆沉推!查理苏我老公!”安安强调道。
光明正大搞“黄色”
在当天和安安一样忙碌的“未婚妻”们还有很多。“查理苏”在小红书有七万多条相关笔记,“查理苏生日”的相关话题就占了七分之一。粉丝们像是约好的一样,去咖啡馆,去肯德基,在每一个有联名的场所追寻“老公”的痕迹。
安安虽然只有15岁,但战斗力不遑多让。她告诉锌财经,自己“两天旋了12杯K飓风”,同时也展示了她拿到的实体明信片,除了查理苏之外不乏其他的角色。“我不是陆沉推,那些是给同学带的。”安安再次强调。
图源/受访者
在这类乙女游戏里,一般都会有多个男性角色可供主角攻略,大部分玩家都会专门选择其中一到两个看对眼的发展关系。对于初中生安安来说,早恋无疑困难重重,学生时代都会广泛流传的言情网文又乏不解味,那么乙女游戏就是最好的体验载体。
她从去年7月份游戏上架没多久开始入坑,“感觉就像真的言情女主一样。”
“未婚夫生日那晚我和他去了埃及的酒店,结果我中魔法变成猫了。然后查理苏想要救回我的办法,是要和我拥抱、接吻然后……”安安言语中抑制不住兴奋。
这段文字一听就是玛丽苏小言情中的老套剧情,也还能用初中生情窦初开来解释她们的热忱。
但官方放出的七夕活动,却很难让人联想到这些是能让15岁初中生每日翘首以盼的画面。
“下一次的七夕活动也快了,”她对于游戏的策划进度十分满意,“只看刚推出的卡面,我就能幻想出会有多刺激了,保佑能抽到六星。”
光与夜之恋七夕宣传海报
哪怕只是在普通成年人眼里,裸露的服装与若隐若现的私密部位,都已经可以说是擦边;而不论是男主亲吻抚摸女主的大腿根部,还是女主跨坐在男主身上的动作,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性暗示,让人不得不正视这的确是一款“18+”游戏。
在这场本只属于“18岁以上”的狂欢里,官方物料却都已经满足不了安安这类未成年“老玩家”。
“懂行的都知道要去超话看。”安安已经深谙此道,“有些尺度大的都会被微博夹掉,可以私信向姐妹求图。”
图源/微博
迫于尺度没有办法上图,但里面捆绑、SM、乃至一些男女交合、私处的细节刻画,都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游戏同人的范畴。 如果说这是“18+”的成年玩家们的自娱自乐还能勉强解释,但一个15岁的小女孩对此津津乐道,显然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对于外界的这种想法,安安会觉得有些被冒犯到。
“我差三岁就成年了,为什么不能玩?而且现在的未成年说不定懂得比你们都多。”她反问。
本不该存在的“乙女”玩家
不得不承认的是,安安这样的未成年人确实被“远远低估”了。
她并不认为自己应该被人看作还是个“小孩子”,在她看来“两性尺度”方面的知识已经从言情小说、网站等渠道了解得足够多,并且这是一个很正常的阶段。
在迷上现在的查理苏之前,安安就为不少“前夫”们写过不少同人文,并在自己的朋友圈给那些圈子里的同龄人固定更新。
图源/受访者
甚至安安和好闺蜜在对游戏大尺度剧情的讨论里,也不乏“超市我”等当代成年人“裤衩子文学”的黑话。
“我相信每个人的未成年时代都是这么过来的,你们小时候就没好奇过吗?”安安觉得自己和那些成年玩家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。
但显然,叛逆的一厢情愿并没法掩盖“18禁”这个明显的门槛。
事实上,哪怕在大多数成年玩家的眼里,她们是本就不该出现的“同好”,而并非同一个纸片人老公的“情敌”。
栗子今年25岁,从大学时期的《恋与制作人》就开始入坑乙女游戏,在后来《未定事件簿》、《光与夜之恋》等推出后也很快转移了阵地。作为一个在杭州有固定工作生活的成年人,栗子觉得自己在纸片人“老公”上花费一些时间并无不妥,但当她在7月24日来到一家联名KFC时,被前来买套餐的未成年人数量震惊了。
“我第一次觉得游戏的分级是如此形同虚设,除了一些看起来快成年的高中生,就连一眼能看出是十四五岁初中生都在买。”栗子有些无法理解,“说她们是单纯被套餐吸引的吧,但是很多人都叫得出名字。”
栗子自己在学生时代也没少看言情小说,不过依旧觉得两者不能一概而论。“你说早恋、看小说,我觉得大家确实可能有这段经历;但现在的游戏尺度以前真的想象不到。”
乙女的另一种定义,是源自日本的“14~18岁,没有被世俗所玷污的年轻女孩”,但这个年龄层真的适合玩乙女游戏吗?
对于这类本不应存在的玩家,与栗子类似的反对想法占了主流。
安安告诉锌财经,自己在寻找同好的过程中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碰壁,“现在超话里绝大多数人在扩列交友时都会直接拒绝未成年人,”安安上个月向一位姐妹私信求图时,就因为主页内容像未成年而被明确拒绝,“态度差的会直接开骂,甚让你好好学习什么的。”
图源/微博
栗子向锌财经表达了类似的担忧。“我觉得腾讯真该出一个人脸识别功能。不是因为优越感,我也未成年过;是因为有些衍生出的文化对未成年来说真的太早了。”
最好的例子就是“梦女”,意指ACG文化中“幻想自己与文学作品或游戏中男性角色发生互动的女性群体”,如今也可以代指相对应的表现作品。例如可以向画师约稿把自己与角色画在一起,不少乙女超话下的相关“涩图”就归属于这类范畴。
图源/查理苏超话评论
一位目前在长沙的画师沛原告诉锌财经,梦女的价格可以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,要求从画风到性癖五花八门,画师的工作就是真实地将她们的幻想反映出来,而顾客不乏未成年人。
沛原向锌财经表示:“梦女一直是作为圈子里的小众文化发展,有些独特的作品真的很难被外界接受。所以一般都不会接太小未成年的单子,特别是这种18+游戏的,我觉得是会对恋爱观和两性观都带来不好的影响。”
而沉溺于此的孩子们,内心的真实想法恐怕也并不像说的那样理直气壮。
安安在这个暑假也险些被沙发后的父母窥见手机屏幕的春色,逃过一劫后的心跳像是刚经历一场长跑。 “我能猜到他们撞破后的反应,其实心里也知道这个年纪接触这些不对,很刺激但也很纠结。”安安最后坦诚道。
商业化的“恋爱”,绕不开的尺度
面对上述的种种争议,最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其实显而易见:游戏内直接避免出现尺度内容,不就皆大欢喜?
但恐怕目前来看,在竞争日趋激烈,同质产品越来越多的乙女游戏市场中,擦边大尺度内容已经成了厂商们心照不宣的主要吸金手段,虽然不光彩,但有效。
安安告诉锌财经,自己因为零花钱不多所以现在只是每月30元充个月卡,但“有不少朋友入坑没几个月就花费上千元”。
据七麦数据显示,在查理苏生日当天《光与夜之恋》的流水迅速从前一天的25592美元拉升至226519美元。
图源/七麦数据
很显然,当男色成了屡试不爽的卖点,整个行业都开始“变色”。
一个很鲜明的例子是叠纸网络推出的《恋与制作人》,这款可以称之为先行者的乙女游戏,虽然还是那些基础的玛丽苏剧情,但可以称得上是“纯爱”,里面并没有什么大尺度的剧情。
只是老大哥的佛系并不能持续多久,随着网易推出《时空中的绘旅人》、米哈游推出《未定事件簿》、腾讯推出《光与夜之恋》,流水早已不复当年。竞品更露骨的男色攻势让“李泽言”们也不得不开始脱起了衣服。
据媒体报道,4月27日《恋与制作人》上线新活动“恣色正浓”,几个活动中就有“和李泽言一起洗澡”、“被湿漉漉的许墨压在床上”等明示剧情。而效果也是立竿见影:活动当天的iOS端流水就达到了27.5万美元,超过了平均收入将近8倍。
只是在以色侍人下,相应的年龄分级在一开始却未得到相应的重视。
如今与《光与夜之恋》齐名的另一款乙游《未定事件簿》,2020年刚推出时在App Store的年龄分级,居然是“4+”,意为“此类别的App中不包含受限制的内容”。
图源/百度贴吧
再加上各大厂商们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,米哈游《未定事件簿》在B站大规模投放,甚至上海地铁站都在7月24日循环播放着查理苏的微笑。在各种内容平台甚至公共场合,都没有避讳这类游戏的开放。
光与夜之恋微博开屏广告
直到去年8月腾讯率先对《光与夜之恋》明确了18+的限制,并对未成年注册玩家实行退款后,国内乙女游戏市场才先后开始这方面的重视。只是尽管对未成年玩家们有了交代,但打开的那个口子,却没那么好再填上了。
再换种角度思考问题,打破同质化,真的只能靠裸露与擦边吗?男色肉体占篇幅越来越多的本质原因,是在于言情玛丽苏剧情的老套复用,不管是作为影视制作人、设计师还是律师,女主遇到的故事框架与情感纠葛都依旧是换汤不换药。
或许在故事交互上的新意,要比立绘的裸露程度更重要,因为毕竟在擦边的界线上反复横跳,哪怕是成年玩家也容易超过心中的那个“刚刚好”。
图源/App Store 评论
国产乙女游戏无序化的竞争打开了未成年的“潘多拉魔盒”,而封上的时机却又不够早。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以赤裸的男色内容为卖点的乙女游戏,一定会影响年纪尚小的“安安”们。
-END-
19号商研社
转载|合作
后台留言或加微信:_time19
更多精彩,请加关注
时代周报系列微信公众号

本文为网友上传发布,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,经济参考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。文章内容之真实性、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,经济参考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、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。

关于作者: dszpk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