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小妹核雕 核雕单籽精品

核雕的圣地,财富的传说。 文/蒋雪芬 编辑/范婷婷 苏州舟山村是文学爱好者心中的核雕圣地。 这是一个只有8平方…

核雕的圣地,财富的传说。

文/蒋雪芬

编辑/范婷婷

苏州舟山村是文学爱好者心中的核雕圣地。

这是一个只有8平方公里的小村庄。从村头到村尾只需要十多分钟。从外面看,村子和普通的江南传统村落没什么区别,青瓦白墙,安静悠闲。走进去,发现天有洞天,街道两旁随处可见挂着“某某核雕”招牌的工作室。不像商店卖几元、几十元的纪念品,这里一堆核雕的价格往往是上千,有的甚至能卖到几十万、上百万元。

石雕是在橄榄、杏、核桃的石头上雕刻而成的产品。在别人眼里,这是弃物之石,在这里成了养活全村的支柱产业。核雕师只需要一张桌子,几把刻刀,少则十天,多则几个月,就能创造一个财富传奇。

工匠谢宏伟就是其中的一个传奇。50岁的他曾经以绘画为生,后来转向核雕。一系列作品已经卖到了几十万元。追求财富梦想的人来自全国各地,向舟山工匠学习。他希望喜欢核雕技艺的人“静下心来继续走下去,市场还是很大的”,核雕的传奇可以代代相传。

靠手艺吃饭

历史上,舟山核雕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领导人,也是创汇的重要出口产品之一。

舟山人以核雕为生的历史悠久。大约100年前,工匠殷根福在上海的老城隍庙开了一家雕刻作坊,出售橄榄雕刻的罗汉。他的作品一时走红,买家络绎不绝。后来,尹根福培训自己的子女和徒弟做核雕,核雕的技术代代相传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舟山先后建立了核雕厂和工艺品厂,一批批农民走进工厂学习手艺,核雕产业发展起来。当地的核雕作品已经远销海外,被博物馆收藏,核雕工匠的生活也得到了保障。

出生于1972年的谢宏伟对核雕并不陌生。家里的长辈都在核雕厂工作。从小就接触这门手艺,喜欢上了。初中毕业后,他先学了五年绘画,然后开始把绘画的基本功和雕刻的技巧结合起来,向核雕转型。

上世纪90年代,为了打开市场,当地的手工艺人到北京、天津等地销售。核雕在北方市场非常受欢迎。一堆能卖几百甚至两三千元,一个空就被抢购一空。村里的核雕产品不再担心市场,文艺爱好者络绎不绝。

记得当时谢宏伟橄榄仁不多,市场需求大于产量。只要造出来了,市场就没有后顾之忧了。但对于打算靠这门手艺谋生的人来说,不能只盯着眼前的财富,更要练好基本功。在当学徒的那些年里,他无数次练习看似最简单的直线。他需要控制手腕的力量和方向,然后练习曲线的稳定性。

经历了实习期间的无聊日子,两年后,他做出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。刻罗汉手串花了20多天,没多久就卖到几百元。

当时舟山人做核雕一年有几万元收入,生活有保障。谢宏伟出师后,许多人前来预订核雕产品。和师傅们一样,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投身舟山核雕事业。

一串卖了几十万。

在商业世界里,产品越多,价格越高,利润越大。但对于舟山的核雕人来说,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生意。

原材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。舟山核雕的原料多为橄榄核,购自两广。“几十块钱的橄榄核也能刻。两厘米长的橄榄核,雕出来的作品价格在1000元以上。”顶级橄榄核原料紧缺,当地人甚至每年花几十万元包一整棵树,准备原料。

设计也需要灵感。凌晨两点,谢宏伟还在工作室里,盯着两厘米长的橄榄核。最近在研究西游记里的人物,准备刻一组人物。把一个民间传说雕刻成几厘米长的橄榄核,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。需要思考人物的表情,精细到面部肌肉的线条,揣摩传达的情绪。

没有固定的规则可循,全凭匠人的直觉。“当你没有灵感的时候,就把它放在一边。有兴趣的时候就玩核雕弦。半夜起来有了灵感,就刻几刀。”

一年之内,他可以雕刻大约60件作品。

核雕的价格取决于题材的复杂程度和花费的时间。更简单的造型需要十几天或者两个月,价格几千块钱。复杂的建模需要三到五个月,价格上万甚至十几万元。

就算产量不高,按照当地人的说法,一个家庭只要有一个人做核雕,一年就能收入十几万。大师级的核雕师产量低,但一串作品能卖几十万元。

行情好的时候,各路玩家和经销商都来买作品。小村子里挤满了豪车,很多外地的年轻人驻扎在当地跟老师学习。

直播窗口

大师的作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。后来出现了机雕产品,各个层次的产品充斥市场,鱼龙混杂,导致行业混乱。2015年前后,核雕市场开始降温,村里也看不到当年的繁华景象。

我发现谢宏伟的徒弟很难招。工匠收入减少,很多人被迫改行。留下来的人想重现往日的热闹景象。他们希望吸引年轻人关注核雕,并开始将旧工艺放到网上。

2017年,一些外地的年轻人到村里做电商,报名当地的雕刻师傅,帮他们开淘宝店,开直播。一直播下来,雕塑家的单幅作品可以卖到4万元,网店月销售额超过百万元。

谢宏伟的孩子们也在网上开店。去年有一场直播,吸引了上万人观看。谢宏伟发现他做的核雕不够卖。同时,很多人拿着核雕,让孩子帮忙卖,就干脆把师徒的作品放到网上。

作为线下,天津、北京、东北的玩家很多。最近他发现,网店的铁粉,一旦喜欢上雕塑家的作品,往往是多单出售,从入门级的2000多元一串,到顶级的上万元一串。他们不仅自己玩,还送给亲朋好友欣赏。

他觉得直播是舟山核雕工匠的一个窗口,人们可以直观地感受到雕刻的细节,为核雕带来了一批年轻的消费者。有的年轻人把舟山当成旅游打卡点,佩服匠人几十年不变的专注;也有很多店迷前来参观咨询。

现在他们的店都快关门了,都在尽全力直播。

舟山现在是“中国核雕第一村”。村里有500多户人家,成立了300多个核雕工作室。几乎家家都做核雕。当地人以加工、生产、销售核雕为生,年产值超过3亿元。这个村子又回到了10年前的热闹景象。

本文为网友上传发布,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,经济参考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。文章内容之真实性、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,经济参考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、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。

关于作者: dszpk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